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案例 >

三九“教父”赵新先的起落沉浮

时间:2006/06/09 12:20:52  来源:   作者: 周萍   
        赵新先这个名字也许只有在和三九集团放在一起时才能引起人们的关注。他生产的三九胃泰、三九感冒灵家喻户晓,都是很多人家里的常备药。然而2005年11月,正是这位一手缔造了三九神话的三九教父被深圳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以协助调查为名从北京带回了深圳,关押在位于深圳梅林的看守所里。对于赵新先的落马,国资委主任李荣融也觉得非常可惜,感触良多:“这是最好的一个例子,证明法人治理结构不健全所造成的毛病。自己决策、自己执行、无人监督,没谁能制约他。”
         赵新先这次被拘,很多媒体都用“意外落马”来形容。而射中赵新先的那支箭,正是三九集团倾尽全力打造的一个重要项目:三九健康城。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三九健康城的运作让赵新先和三九集团长期隐藏的问题都暴露出来。
        2000年赵新先用5个亿从港商手中接下了这个已经开设六年但却毫无进展的高尔夫球场项目,随后,他又宣称将用5年时间,投资43个亿将这里建成亚太地区最大的国际性健康休闲文化艺术中心,而也正是这个三九健康城项目,使得赵新先和三九集团开始陷入泥潭。
        从马峦山的山顶望去,健康城的主体高尔夫球场已接近完工,蜿蜒曲折的球车道、硕大的人工湖、位于山顶的沙场都已建成,而在位于马峦山半山腰的工程指挥部,施工人员和工程师居住的房间却早已是人去楼空,指挥部办公室的大门上虽然张贴着春联,却也是房门紧锁。留守的工程员告诉记者,整个高尔夫球场的施工在接近尾声时突然全面叫停,去年三月,所有人员就已全部解散了。施工用的机械锈迹斑斑,上头“南方制药厂”的标识却依然清晰可见。高尔夫球场异常开阔但却十分荒凉,由于无人管理,原本应该平整的草场上长满了各种杂草和野生灌木,球车道上也布满了厚厚的尘土,而沙池里的裂痕更是随处可见。荒废的不仅仅是高尔夫球场,在赵新先投资5亿元所占用的8.5平方公里山地上,大量的土地几乎没有被利用过,各种林木杂乱的生长,平整的山敖上也被成片的野生灌木所覆盖。工程员告诉记者,他们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过原来经常到这里视察的董事长赵新先了,整个健康城项目已经荒废了一年多的时间,而最根本的原因是资金问题。
        曾经强大的三九其实早已危机四伏。2001年8月,三九集团爆发首次财务危机,中国证监会对三九集团的核心企业三九医药作出通报批评,披露其控股股东三九集团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高达25亿元。对于赵新先本人的批评也不绝于耳:“赵新先的确法制概念非常非常淡薄,他没有公众公司的概念。他以为上市公司的钱就像他们家里的钱一样,可以左手挪到右手,倒腾来倒腾去。”
        这时的赵新先也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他开始全面审视已经十分庞大的三九集团,并且做出了三九集团必须“瘦身”的决定。
        为了将三九与此前涉及的大量行业剥离,并尽可能的收回投入的资产,赵新先参与了大量的谈判,而谈判的艰难程度却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真正让他尝到了“进入容易脱离难”的苦果。
        就在三九极力瘦身的时候,赵新却先出人意料的投资5个亿启动了三九健康城,分析人士将这一项目比喻为赵新先投下的巨额赌注,地产暴利是把双刃剑,成则轻松堵上资金缺口,一旦失败,三九集团将会面临更为巨大的资金黑洞。
        即使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赵新先依然坚持决定全面建造“三九健康城”,并精心选择在2001年8月18日这个吉利的日子破土动工,而此时,三九内部流传着一个更加令人不安的消息:在集团向健康城的原港资股东支付股价转让款时,有1个多亿资金去向不明。尽管许多人明白这笔钱很可能被挖去补了三九这个大摊子的其他窟窿,但是这个不利传言还是把他逼上了一条不归路
        2002年底,赵新先为了化解重重压力,与三九医药协商并发布公告:三九集团计划将健康城80%股权作价5.2亿转予三九医药,冲抵集团对上市公司的部分欠款,但奇怪的是,这一转让协议却一直没有结果。业内人士认为这一事件很可能是掩人耳目,其中如此高的议价成分只能说明,这次的项目转让只是三九自欺欺人的一个小动作而已。
        就在业界人士对三九健康城的一系列运作纷纷猜疑的时候,2003年,三九集团再次陷入财务危机,21家债券银行开始集中追讨三九集团的银行欠款,并且纷纷起诉,三九系整体银行负债竟然高达98亿元。在人们看来,赵新先自救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了。
        令赵新先最为担心的事情在2004年终于发生了,三九健康城项目因后续资金不足,相关手续不全被深圳市政府紧急叫停,同时宣告了赵新先最后扳本机会的丧失。同时,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也在深圳宣布赵新先离职,不再担任三九集团的任何领导职务,这一决定让赵新先进入了人生的低谷,实际上,多年以来三九集团的急剧膨胀,已经为这一天的到来埋下了伏笔。
        三九的成长不得不提到赵新先。很多了解赵新先的人都这样评价这位三九教父:志向宏伟,行事果敢。正是这样的性格,促使赵新先从一位默默无闻的医师,一跃成为了企业界的风云人物,他用19年时间,一手缔造了一个总资产超过200亿元,有400多家子公司的三九企业帝国。
        1941年,赵新先出生于辽宁营口人。1964年,毕业于沈阳药学院的赵新先应征入伍,在第一军医大学担任医师,一干就是20年,工作期间,他曾经撰写了我国第一部《中医注射剂》专著。从药剂师到药剂副主任到药剂主任,赵新先把自己十一年的精力放在了研究中医和中药上。
1985年,赵新先带着历经十余年时间研制的“三九胃泰”药方,向广州第一军大学申请贷款500万元,前往深圳创业,在深圳笔架山这片偏僻的山地上,赵新先和药厂的职工一起,开荒辟地,修建厂房,一手创建了南方制药厂。而在产品方面,赵新先选择了他们自己的科研成果,那就是南方制药厂的早期产品:三九胃泰、壮骨关节丸和正天丸,这三种中药产品在当时的国内市场一经投放,便供不应求,同时,赵新先也在快速构建着南方制药厂的营销和推广体系。1987年,南方制药厂在全国十个城市举办了产品介绍会,这在当时中国的制药企业中间还是首次。与此同时,为了实现企业的快速发展,赵新先在南方制药厂推行了极为简洁的三九机制,精简机构和领导,各部门均不设副职,权力高度集中,提高办事效率。赵新先自己就身兼董事长、厂长、党委书记和总工程师四职。
        凭借着产品优势、先进的营销网络和精简的机制,南方制药厂正式投产的当年就盈利1000多万元,而此时的赵新先也意识到,企业要想做大,必须要有靠山,于是1991年,赵新先在还清贷款之后,将南方制药厂脱离广州第一军医大学,转投解放军总后勤部,成立三九实业总公司,赵新先担任党委书记、总经理。随后,在他的亲自策划下,三九实业总公司在1992年和1994年分别引进泰国正大集团和美国、香港等六家股东的投资,注册资本增长至近15亿元,三九实业总公司也正式更名为三九集团,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的药业集团, 赵新先担任董事长兼总裁,并确立了“以我为主”的指导思想
        以我为主,正是赵新先在三九集团地位的真实写照。有人说,虽然挂着国企的牌子,但三九集团无论在公司运营、企业管理还是人事任免上,都更像一个赵氏企业。而大权独揽的赵新先并不安于现状,随后几年,三九按照赵新先的意图继续扮演快速扩张的强者角色。
        赵新先首先把目光投向了国内的中小药厂,短时间内就兼并、重组、收购了五十至六十家企业,无论在速度还是数量上都创造了当时的国内纪录。在扩张的过程中,赵新先选择的大多都是位于西部偏远地区的中小型药厂,他用极为低廉的价格将这些药厂收购,随后进行改造,冠以三九品牌生产药品,收效十分明显。四川雅安制药厂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短短三年,这个原本销售额不过两千万,利税低于一千万的制药厂迅速发展成为利税超过一个亿销售额几个亿的明星企业。随着这样一系列的成功操作,短短几年的时间,三九集团的产值从1992年的16个亿迅速发展到1998年的153个亿,成为国内医药企业的龙头。
        在三九医药主业迅猛发展之后,赵新先也把目光投向了地产、酒店、商业等各个社会的热点行业,位于深圳市北环路1056号的大白鲨酒店就是赵新先当年的得意之作之一,大白鲨酒店建于90年代中后期,在当时的深圳,这里也是消费最高的酒店之一。
        大白鲨酒店位于三九医药贸易公司的底层,在90年代中后期的深圳,这里一餐的消费动辄要花费几千甚至上万元,虽然目前酒店已经停业,但屋顶的浮雕,豪华的门庭,包金的椰树依然能够看出当年的繁华,而像这样的酒店赵新先的目标是要做上100家。为了实现赵新先“未来公司产权主体多元化”的主旨,酒店以外,三九集团还在深圳大量投资房地产,兴建娱乐城,成立三九连锁药店,全面多极化扩张,即便如此,赵新先也并不满足,在全厂党委扩大会上,他又提出“把南方制药厂发展成为跨国医药集团公司,在五年内成为植物药的第一,十年内成为亚洲医药的第一”的新目标。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赵新先在1990年成立三九香港公司之后,又相继在德国、美国、南非等地陆续成立分公司,高薪聘请外籍人员参与管理,随后他频繁往返于世界各国推销三九集团的产品,在香港维多利亚湾打出了世界上最大的霓虹灯广告,并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树立了第一块中文广告牌-三九医药,在这块广告牌前,赵新先立下了这样的誓言:“一定要使我们的中医药打进美国,一定要使我们的中医药走向世界。”
        2000年3月,三九医药成功上市,慕集资金近17亿元,赵新先特意挑选了“000999”作为三九医药的代码,希望三九集团的发展能够天长长久,随后三九生化、三九发展也相继上市,而作为三九集团最高领导者的赵新先于是产生了新的想法:“以我们三个上市公司为主力部队,还要发展两到三个海外上市公司、五六个上市公司作为我们三九企业的经济实力 、资本实力。”
        其实,三九集团触角伸到的地方,还远不止我们刚才看到的这些。1997年,通过设立健康网,三九开始进军网络市场,而随着免煎中药的推出,赵新先又希望在全国成立上万家连锁店。2001年左右,通过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三九进入到发展最高峰,横跨8大产业,控制3家上市公司,成为国内最大的医药巨头。
       虽然,三九集团是直属国资委的中央企业,但是这个主要靠自身积累发家的企业,却带有浓厚的个人创业色彩。在赵新先眼里,三九像更是一个孩子,既然是自己一手养大,当然它的一举一动都要服从自己的意志,正因为如此,赵新先赢得了一个外号,三九教父。
        自从一手创造了南方制药厂并确定了牢固的领导地位之后,赵新先便在三九集团内部推行机构精简、权利高度集中的三九机制,这对三九早期的快速发展十分有利,但也使赵新先成为无人监督的“三九教父”。作为三九集团上级的总后生产部只聘任和管理赵新先一个人。而赵新先也成就了当时中国“一人荣企业荣,一人枯企业衰”现象的典型。
        在顺利完成早期的引资、收购、兼并、重组之后,赵新先开始大肆扩张三九的领域,进军各个社会热点行业和海外市场,赵新先的个人意志在主导着整个三九集团。而也正是这种疯狂的扩张,使得三九欠下了巨额的银行贷款,却无力偿还。
       在最为庞大的时候,三九拥有的下属企业多达600余家,其中赵新先知道的或者想要的不到二百家,其他的近四百家企业实际上成了他的包袱。在他“充分放权给下属企业”的管理策略下,下属企业的财务状况无法完全了解,财务黑洞越积越多。
        在2000年的鼎盛时期,三九集团横垮8大热点行业,总资产近200亿元,稳居国企50强,与此相比,集三九大权于一身的赵新先每个月7000元的收入却显得微不足道,而此时的他已经59岁,即将卸任。
        赵新先一手创建了三九品牌,而从最初的南方制药厂到鼎盛的跨国集团,三九却始终是国企身份,功不可没的赵新先与分配机制的原始落后之间的矛盾也越积越深。赵新先曾在某次节目中这样剖析自己:“没有任何的文件说赵新先是什么干部,是行政多少级干部,既没级别又没有行政职务,我就老老实实的一个教授,军队的二级的文职干部。”
        归于种种繁复的原因,赵新先连同他辛苦创立的三九一齐跌落人生事业的低谷,同样被关押在梅林看守所里的还有原三九集团副总裁荣龙章、原三九发展总裁张欣戎、原三九汽车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达成。谈及原三九集团的高层振荡,李荣融坦言,20年来赵新先为三九付出的努力有目共睹,而企业领导人制约机制的不健全,却又造成了三九集团“赵新先时代”的管理失控和财务混乱,他将对国有大型企业领导人的管理和评估比喻为足球比赛:“你上场就是为了进球,如果这一轮场上已经看出来了他不可能进球,状态不好,那教练肯定要把他换下来。”这也正是国资委今年的工作重点。
        虽然,以赵新先为首的三九集团前任管理层到底负有什么样的责任,还没有最终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三九的赵新先时代已经结束了。近20年的创业之路,以这样的方式落幕,对赵新先个人来说,是一幕悲剧。但是,对国企监管部门来说,这是又一次提醒。如果赵新先在三九不是一人说了算,如果三九有健全的监管机制,也许赵新先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记者:周人杰)